IPO雷达|主营业务连年亏损,销售费用远超研发费用

日期:2023-05-19 21:43:25 / 人气:151

存卡机器人计划筹资将产能扩大10倍。“实习记者|冯
机器人,一个超级IP,一部科幻电影,一个资本市场的星辰大海。目前a股上市公司的机器人概念大多属于工业机器人和特种机器人的范畴。近日,捷卡机器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捷卡机器人”)携自有“星辰大海”冲上科技创新板,拟融资7.5亿元,将机器人产能扩大10倍。合作机器人是工业机器人的一个新分支,包括切割机器人和搬运机器人,是避卡机器人的主要产品。如果上市成功,存卡机器人将赢得a股市场合作机器人第一光环。光环之外,还有存卡机器人3571.47万元的未赔损失。2022年,在经历了两年的亏损后,存卡机器人实现了4.4万元的扣非净利润,但经营性现金流的亏损并未转好。去年,其净经营现金流扩大至-1.05亿元。不过,这并不影响资本机构对刷卡机器人的青睐。上市前,存卡机器人的价格已经在两轮增资中超过300元/股。估值暴涨2倍,员工“白菜价”投资了存卡机器人。成立于2014年,主要从事合作机器人产品的研发和销售,其次是机器人集成系统。招股书显示,存卡机器人自成立以来,已经进行了四次增资,其中第二次增资最为激进,使得存卡机器人的估值飙升了两倍。2020年12月,捷卡机器人首次对外增资。当时,潘新上海和先进制造基金分别以107.73元/股的价格认购了杰卡机器人的注册资本139.24万元和92.83万元。2022年3月,捷卡机器人第二次增资,这次估值大涨。这个时候,捡卡机器人还不知所措。SPRINGLEAF和TRUE LIGHT两家外资机构分别以78.67万元和19.67万元的出资额认购了擦卡机器人,每股增资价格增至30.503元/股,一下子将擦卡机器人的估值从约11亿元拉至约35亿元。2022年5月,救卡机器人的价值再次被资本“认可”。参考前轮融资价格,软银愿景基金,AVIL和星宇(601799。SH),五大客户之一,分别以注册资本价格出资1.25亿元、1666.67万元、833.31万元,分别认购了存卡机器人。这里值得一提的是,第一轮增资时以每股107.73元入市的先进制造基金执行合伙人高国华,也是星宇的董事。随着上述三轮外部增资的结束,增资价格突飞猛进,捷卡机器人旗下两个员工持股平台迅速采取股权激励方式,低价“精准”入股。2022年12月,卡存企管和卡存巨力分别以2370.62万元和1015.98万元认缴注册资本129.9万元和55.67万元,增资价格为18.25元/注册资本,不到当年投资的外部机构增资价格的6%。与此同时,存卡机器人的股份总数直接从1196.48万元增加到6185.57万元。招股书显示,2022年12月启动的上述股权激励计划为期六年,股份支付费用总额为1.77亿元。加上股权激励计划的股份支付费用,卡存企管和卡存巨力合计获得的185.57万股股份总价为2.11亿元,每股价格约为1136.3元,仍远低于当年外部资本的2股价格。对此,存卡机器人在招股书中提到,员工持股平台的持股价格按照上一轮融资价格的30%确定。有业内人士对本网表示,“这说明外部投资机构在前轮融资中给出的估值更高。”运营尚未盈利,高管薪酬颇高。不容忽视的是,近三年来,虽然存卡机器人一直被外部资本看好,但其自身的业务造血能力却处于令人担忧的境地。2020年至2022年,虽然杰卡机器人营业收入规模迅速扩大,分别达到4827.86万元、1.76亿元和2.81亿元,复合增长率为14.116%,但其净利润分别为-2395.78万元、-723.31万元和573.57万元。业绩扭亏为盈,但并不是因为业务优秀。招股书提到,其银行理财收入和政府补贴对利润贡献较大,2022年扣非后净利润仅为4.4万元。同期,存卡机器人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4238.78万元、-3559.42万元和-1.05亿元。截至2022年末,其未分配利润为-3571.47万元,累计未弥补亏损。所以,外部的投入对于存卡机器人来说是不可或缺的。没有几轮增资,存卡机器人持续的股份支付费用可能难以为继。上述股权激励计划中,2022年存卡机器人分摊的成本为590.81万元,超过了存卡机器人当年的净利润。到2026年,存卡机器人每年要分摊3544.84万元的份额支付费用。
图片:股份支付费用,来源:招股说明书。
在高管薪酬方面,存卡机器人也更加优厚。招股书显示,2022年,除独立董事外,领取存卡机器人薪酬的董及核心技术人员平均薪酬达到97.56万元,其中澳洲财务总监兼董事会秘书陈的薪酬为188.74万元,为存卡机器人最高薪酬。有意思的是,这位高薪员工在“跳槽”后实现了4倍的加薪。本站注意到,陈在与存卡机器人签订劳动合同前,曾以财务顾问的形式为存卡机器人提供服务。2020年,存卡机器人向沈阳亚鸿丹富投资有限公司支付了CH,000元的相关劳务报酬,事实上,2020年还是“非正式员工”的陈与存卡机器人早已有过交集。2018年12月,陈受让捷卡机器人副总经理王家鹏持有的捷卡机器人第一大股东捷卡实业股权,成为捷卡实业名义股东。持股关系于2022年3月终止。计划筹资将产能扩大至5万辆,超过2021年全球销量。机器人表示,报告期内加大研发投入,不断丰富产品线。然而,比在R&D的投资更强大的是它的销售费用。历年费用显示,存卡机器人的销售费用遥遥领先,约为其R&D费用的两倍。2020年至2022年,存牌机器人的R&D费用分别为1801.49万元、2685.22万元和4750.92万元,分别占营业收入的37.31%、15.27%和16.92%。同期,存卡机器人销售费用分别为2005.47万元、4995.9万元和8624.31万元,占总营收的41.54%、28.39%和30.69%,销售率远高于同期行业平均水平。事实上,存卡机器人的合作机器人产品商业化时间并不长。2014年至2017年,捷卡机器人主要发展机器人系统集成业务。2017年,捷卡机器人生产了第一台合作机器人。不过,经过四年的发展,存卡机器人表示在行业内属于第一梯队。招股书显示,2021年,存卡机器人合作机器人整机销量为2267台,根据IFR全球3.9万台的销量数据,存卡机器人全球市场份额约为6%,属于行业第一梯队企业。募资方案中提到,存卡机器人本次计划募集资金7.5亿元,其中4.2亿元用于年产5万台智能机器人项目。本站注意到,2022年存卡机器人的合作机器人总产能为5000台,产能利用率为78.44%,这意味着存卡机器人计划通过此次募资将机器人产能扩大10倍,2022年存卡机器人总销量为3579台。放眼全球,上述IFR显示,2021年全球销量将仅为3.9万辆,年产量为5万辆。此外,存卡机器人拟发行不低于发行后总股本的25%。以此估算,存卡机器人的总市值可能达到30亿元。结合存卡机器人2022年净利润573.57万元,其市盈率将超过500倍。机器人公司埃斯顿(002747)的动态市盈率。SZ)和拓思达(300607。捷卡机器人上市的SZ)都在100左右,而Eft (688165。SH)处于负市盈率。"

作者:利盈娱乐




现在致电 524386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利盈娱乐 版权所有